本文作者:投资项目网

轻松保、慧择顶风踩红线 "首月1元"等仍存在

投资项目网 2021-08-22 17:11
轻松保、慧择顶风踩红线 "首月1元"等仍存在

  “首月1元”“免费领取”……对于互联网保险领域的销售套路,这些将随着银保监会下发的《关于开展互联网保险乱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得到整治。
  据新浪金融研究院获悉,北京银保监局已出台整治北京地区互联网保险营销宣传的征求意见稿,要求各保险机构应全面停止在北京地区发布存在过度营销、诱导消费问题的互联网保险营销宣传广告。
  不过,在第三方短视频社交平台,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注意到,仍有保险经纪机构推销保险产品时使用违规营销话术。
  01
  填写信息得手机?保单尾号86868才可以
  随着大数据等技术发展,保险公司依托互联网革新了行业发展生态。互联网保险打破了传统“代理人将潜在保险需求转化为真实交易”模式,让消费者直接触达产品。
  可以说,科技赋能保险行业成为明显趋势。保险科技也被从业者经常挂在嘴边,其对保险行业升级换代的意义可圈可点。
  据中保协数据,2011-2020年,互联网保险总保费实现65%的复合增长率。不过,仅2019年,银保监会接到互联网保险消费投诉1.99万件,同比增长89%,为2016年投诉量的7倍。
  值得一提的是,“不知情的情况下投保”“自动扣款”“扫码被买保险”……成为消费者普遍投诉的理由。而归根究底,消费者被误导为真正问题所在。
  “父亲本以为填了信息就能领到手机,不料却买了保险。”日前,来自吉林的张华(化名)向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称,今年4月,其父亲在抖音上看到水滴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下称水滴保)推出的免费领取华为手机的活动。
  彼时,张华的母亲用的手机总是出现卡顿的情况。他的父亲想着,不用花钱就可换一部手机,有这样的活动不能错过,于是填写了手机号、身份证信息。
  不过,张华表示,父亲始终没有看到填写手机邮寄地址页面,且当时还交了3元。“这手机一直没有等来,可下个月却等来保险扣款信息。”
  针对于此,水滴保方面对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表示,该活动是向用户免费赠送保险产品,用户领取赠险后会产生一张正式的保单。如果保单尾号是86868,可额外获得一部华为手机。活动具体规则在广告相关页面中有明确说明。领取赠险并不会产生扣费,只有用户领取赠险之后,购买了其他保险产品,才会产生费用。
  实际上,对于消费者认为“被买保险”这件事上,出现过很多事例,并屡见报端。再如,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投诉人表示,自己在租借共享充电宝时,弹出填写个人信息的页面。
  该投诉人误以为,这(填写个人信息)是使用共享充电宝必要的操作,便填写了信息。可时隔一月其微信上出现一则56.2元扣款信息,对应项目显示为“轻松e保—微信支付代扣”(广东轻松保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下称轻松保)。
  02
  “首月0元”“仅剩XX份”等被罚早有先例
  在互联保险行业乱象丛生之下,银保监会于近日下发《通知》,开展进一步的整治工作。
  《通知》提到,针对互联网保险产品管理、销售管理、理赔管理、信息安全等乱象频发领域,重点整治销售误导、强制搭售、费用虚高和用户信息泄露等突出问题。
  而在销售问题上,“零首付”“低首付”“首月仅为X元”“免费赠送”“免费领取”“限售、限时、限量”“剩余X份”“红包补贴”等被划上红线。
  且据媒体报道,诸如“故意使用误导性词语,混淆和模糊保险责任”“对除外责任、风险提示、客户告知、投保须知、续保条件等未作明确说明或特别提示”等属于销售误导情况。
  另外,“通过默认勾选、捆绑销售等方式,限制消费者自主选择的权利”这种强制搭售的行为也被圈入禁止的范围。
  且据前述报道,北京银保监局本次重拳整饬互联网保险,所涉违规广告不限于“首月1元”、“1元升级”“免费赠险”“实物抽奖”“限时停售”等内容,还包括广告标识不清晰、关闭按钮不显著、整屏诱导点击等问题广告。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银保监会通报了安心财产保险有限责任公司、轻松保、天津津投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保多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侵害消费者权益案例。
  具体来讲,上述机构在宣传销售短期健康险产品时,存在“首月0元”“首月0.1元”等不实宣传(实际是将首月保费均摊至后期保费),或首月多收保费等问题。
  其中,2019年4月至10月,轻松保在微信平台公众号“轻松保官方”销售众慧财产相互保险社“年轻保·600万医疗保障”产品时,销售页面显示“首月0.1元”“首月3元”“会员日补贴”等内容,实际是将全年应交保费扣除首月0.1元或3元保费后,将剩余保费均摊至后11个月,消费者并未得到保费优惠。
  据通报,轻松筹通过“限时优惠”“会员日补贴”等,以“零首付”方式,给投保人优惠(豁免或减少)应交保费错觉、诱导投保人购买保险,属于虚假宣传、欺骗投保人。
  无独有偶,去年8月,银保监会深圳监管局发布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微民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下称微保)手机网页“微医保住院医疗”投保页面以“领取”代替“投保”,以“仅剩XX份”进行营销,且未引导客户如实健康告知。
  对于此,银保监会深圳监管局对微保罚款12万元,对相关责任人李乐、李明给予警告,并分别领2万元罚单。
  03
  实测!平台违规营销、强制代扣仍在继续
  监管一纸令下,互联网保险领域在营销上呈现出何种景观?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注意到,水滴保、轻松保推广的百万医疗险的销售页面仍在以“首月1元”作为宣传点。
  虽然“首月1元”后提到“次月38元/月起(水滴保)” “次月17元起(轻松保)”,可无论字体大小的及颜色上,前者(首月1元)更为明显。
  对于此,水滴保方面表示,“首月1元”是为了减轻用户支付压力,其在小程序产品列表、产品展示页、投保详情页等均标注了,次月起最低价格和根据用户年龄测算的价格,确保用户在投保时清楚了解保费的金额。
  不光如此,前述水滴保、轻松保两款百万医疗险分别号称“最高能报销600万医疗费用的保险”“最高700万医疗费用报销”。且轻松保该产品页面显示,“最高”字体颜色偏浅,字号相较于旁侧的“700万”明显小了很多。
  对于“最高”的理解,水滴保方面给出的解释是,根据保险条款的约定,保险责任范围内一般医疗保险金、重疾医疗保险金、质子重离子医疗保险金、一次性给付身故保险金、重大疾病保险金等费用累计最高可达600万元。
  于医疗险而言,投保人理赔方式属于实报实销型,即在医院诊治中所有花费去掉医保报销费用以及一般医疗1万免费额后,其余部分将按照保险合同的理赔的范畴进行赔付。
  且轻松保相关工作人员在抖音直播间中介绍前述700万医疗险时提到,有些条件(如患大病)是不能够续保。而这不禁令人心生疑问,所谓“最高700万元医疗费用报销”,被保险人实际申请理赔时能够获得多少赔偿呢?
  此外,《广告法》明确提到,广告不得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还需特别指出的是,互联网保险令消费者产生误解的地方不仅前述“首月1元”“最高报销”这两处。
  比如,水滴保所销售的前述医疗险,产品介绍页面最上方提到“甲状腺、乳腺结节都可投保”。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从某保险代理人处了解到,市面上有保险公司推出了专门针对甲状腺结节患者的保险产品,即患者的结节大小等标准符合保险公司投保标准,是可以参保的。
  但水滴保的这款医疗险并非如此,具体介绍页面中,“甲状腺结节、乳腺结节也可投保”下方有个补充提示——“只要理赔的疾病与过往既往疾病不相关,带病体也可投保”。不过,这个提示并未作特别标记,相反却在弱化处理。
  事实上,早在2019年年底,央行、银保监会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金融营销宣传行为的通知》,其中提到金融营销宣传应当通过足以引起金融消费者注意的文字、符号、字体、颜色等特别标识对限制金融消费者权利和加重金融消费者义务的事项进行说明。
  水滴保方面就此情况表示,相关条款按照规定均在投保须知内进行展示,用户点击投保按钮之后,会强制用户阅读“投保须知”及“责任免除”条款,以加深用户认知。水滴保的产品展示页面和销售流程是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公司有合规和内审、质检部门都会定期对产品页面进行核查。
  不过,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在对该产品进行实测时,水滴保方面默认勾选了“我已阅读并同意《保险条款》《投保须知》《责任免除》……”。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点击“同意并继续”后随即进入支付页面。
  而水滴保方面提到,如用户未勾选相关文件,在点击支付按钮时会主动跳出提醒通知,并标红需要确认的相关内容。在勾选相关文件后,其会继续强制用户阅读“责任免除”及“投保须知”条款内容,并需要用户手动确认。
  此外,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在投保轻松保前述700万医疗险时,进入到支付页面,“套餐内容”中提到,“每隔1个自然月自动扣款完成续费,如果取消合约将实时生效。”换言之,轻松保强制获得投保人代扣授权,而并未给消费者自主选择的机会。
  除了水滴保、轻松保外,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通过抖音平台注意到,慧择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下称慧择)推出制定投保方案的活动,宣称限时免费领取“现在预约为您节省30%保费”。
  需特别指出的是,针对前述提及情况,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分别向轻松保、慧择方面核实,可截至发稿前未得到任何回复说明。
  04
  专家:用更合规、精细化且人性化服务代替诱导
  “保险是卖的,不是买的。”北京联合大学管理学院教师杨泽云表示,保险是被动消费产品。“相较于珠宝首饰等奢侈品,人们偶尔拿出来炫耀,而保险只有在遇到事故才能彰显其价值。”
  在杨泽云看来,基于前述,这导致保险营销人员需要主动销售,无论是靠其保险专业知识,还是靠亲情甚是“忽悠”。而互联网保险除了少数典型场景产品(如退货运费险)外,绝大多数仍需要经营者通过各种方式引流,甚至“引诱”消费者才能最终达成保险交易。
  他表示,零首付、首月仅1元等“忽悠式”的引流宣传方式因此产生。且这类保险产品确实让消费者搭上保险这趟“列车”,但同时产生很多误解,特别是让一些消费能力不足或保险意识不足的消费者提前消费,当其没有发生保险事故而又要继续缴纳保费(高出自己误认为的低保费很多的保费)时,就会认为自己被忽悠,甚至是被骗了。
  在金融系统业内人士武忠言看来,首月1元保险实际上是首月只收取1元保费,将全年其余应交保费均摊至后11个月,看似减轻了消费者的心理负担,实际上消费者并未得到保费优惠。而免费赠送保险实为连环套路,在层层嵌套营销中,投保流程存在诸多不合规现象。
  “‘零首付’‘首月仅1元’是平台利用特别事件抓住大众的特殊心理,并炒作借此吸引粉丝流量,进而获利。”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指出,这种营销出现这个阶段是不可避免的,随着行业法律法规及规范明确从业者责任义务,执法逐渐趋严,违法成本变高,乱象也将大大减少。
  对于银保监会下发的《通知》,看懂研究院研究员张雪峰认为,这意味着互联网保险行业迎来强监管模式,有利于净化互联网保险行业的不良风气,整治各种乱象。从轻松保,水滴保等存在着一些销售误导现象来看,《通知》将进一步规范整个互联网保险经纪领域。
  此外,数据要素流通应用行业专家李可顺接受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新经济频道采访时表示,《通知》下发后,保险公司在设计产品时需要更具有群体针对性,不仅要考虑保障范围,还要考虑到用户的支付能力,用合适产品进行获客才是硬道理。而保险经纪公司需要改变互联网营销策略,以更合规,精细化且更人性化的服务代替诱导行为。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