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网

银行数字化转型走向重构 又一次弯道超车的机会

投资项目网 2021-10-28 13:13
银行数字化转型走向重构 又一次弯道超车的机会



  在发展数字经济的大潮之下,银行业数字化转型再度受到广泛关注。随着科技的发展,数字化转型也被赋予了新的内涵。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北京立言金融与发展研究院院长杨涛在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表示,“从早期的提法到现在数字化的提法,数字化改造的范围、深度、广度越来越突出,乃至于追求全面的重构。”

  中国人民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程华认为,银行数字化具有动态多变的特征,数字化没有明确的目标,热点和技术是不断变化的。这个过程中会有无形的损耗,所以敏捷就显得尤为重要。已经落后的银行在动态多变的数字化转型当中永远都会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银行业要多方位加速弃旧图新

  何谓数字金融?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创始秘书长、中国银行(3.070, 0.00, 0.00%)业协会原专职副会长杨再平表示,数字金融就是通过数字的流程、基础设施提供的金融服务,金融和科技是融合的关系。

  杨再平认为,金融的本质是跨时空的价值交易或资源配置。基于数字科技的金融和没有数字科技的金融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的数字科技已经很熟,对传统金融来说进入一个严峻挑战的时刻。银行业要有紧迫感,如果不尽快加速数字化转型,就会面临生死存亡。

  全球金融业数字化进程都在不断加快。杨涛表示,其中既有美国依托于市场自发的数字化改造过程,也有类似于欧洲监管部门重点在推的,我国持牌金融行业也逐渐体现出一些特色。他举例称,“保险业的数字化进程也经历了几个不同的发展过程,早期强调的保险信息化,再往后保险线上化,再往后强调的是保险全域数字化改造。保险最核心就是风险定价,与之相应的一系列的理论变革和实践变革结合在一起,对于保险业的冲击也是非常突出的。”

  数字化是银行财富管理的驱动力。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副总裁管圣义指出,金融科技是银行理财的核心竞争力,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和量化分析。在整个理财行业,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完成的统一工作,在银行里的产品创设和银行的投资分析也进行了数字化。比如理财产品的创设,目前已经实行了线上化、程式化、流程化、数字化。在理财投资领域,更是应用到金融科技大数据,智能投顾,量化分析起了重要作用。

  杨涛说,“无论是金融信息化、电子化、还是数字金融,归根到底都是利用信息技术改变金融机构的业务流程、管理流程以及全面的重构带来效率、效益的全面提升。从早期的提法到现在数字化的提法,数字化改造的范围、深度、广度越来越突出,乃至于追求全面的重构。”

  面对数字化改革,银行业要多方位加速弃旧图新。对此,杨再平提出几点建议:一是对门户网站界面的重视不低于网点;二是更新基础设置,电子化的设施要向数字化更新;三是更新系统,原来的系统是封闭的,新的系统要开放,否则数字化很难做;四是更新渠道;五是更新服务的商业模式,数字化下的产品要全天候、全覆盖、智能化、个性化;六是更新治理结构,银行领导层至少要有一个人懂数字金融;七是要有与数字金融相适应的公司文化。   

  杨再平表示,“总之,面对已经到来的数字化浪潮,对新的成熟的技术挑战,我们要有紧迫感,要全方位加速的弃旧图新,把精神损耗和无形磨损降到最低限度。”

  技术的使用应着眼于能否解决痛点

  银行数字化和经济数字化有相同,也有不同的地方。程华认为,一方面,银行数字化具有动态多变的特征,数字化没有明确的目标,热点和技术是不断变化的。这个过程中会有无形的损耗,敏捷就显得尤为重要。程华指出,“在早期领先投入了大量科技和人才的银行,在技术迭代的过程中可能处于劣势,有可能会妨碍数字化转型。而已经落后的银行在动态多变的过程当中永远都会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另一方面,银行数字化转型是平台生态思维。平台向用户提供的是一体化的动员解决方案,是无缝衔接的服务状态。这意味着银行传统的内部分工结构、组织设计需要不断地变化。传统的银行有不同的分行、有不同的业务部,有对公对私的窗口,到数字化更多的会提后台、中台、前台。平台生态意味着不同的分工体系和竞合关系,更强调的是合作,比如标准合作、数据共享、消费者教育。

  聚焦到银行业来看,既有整个金融数字化转型面临的共性问题,也有特殊性问题。杨涛从三个典型路径进行了剖析。第一是技术驱动的路径。着眼于新技术的应用,构成了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工具。与之而来的问题是依托于技术应用能否真正解决现有的矛盾和痛点,是不是为用技术而用技术,技术带来的巨大的改良作用是有限的。

  第二是客户需求驱动的路径。早期的改革创新是基于消费互联网时代C端巨大的变化,现在追求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的变化。这就倒逼数字化转型不是为数字化而数字化,而是要解决什么样的矛盾,依托于需求端的拉动力。第三个是监管政策驱动的路径。杨涛认为,“如果过于着眼于某一条路径就有可能出现扭曲的现象,最好是在战略与管理方面有效地权衡。当然,不同的银行面临的资源禀赋不一样,银行变革最重要的就是人才。”

  对于银行的数字化监管,程华表示,银行业是强监管的行业,强监管对银行来讲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强监管之下的准入门槛高,短时间内受到外部的冲击相对较小,给了银行时间和空间进行数字化转型。另一方面,对数字化的监管也是新事物。从全球来看监管是落后于银行的业务创新,监管政策的不断变化给银行业数字化带来了一些挑战。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