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网

国务院新规明确鼓励,互助关停潮再起波澜?

投资项目网 2021-11-21 13:13
国务院新规明确鼓励,互助关停潮再起波澜?

  1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健全重特大疾病医疗保险和救助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下发,其中有一句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引得相关从业者和围观人士一通刷屏,这意味着网络互助迎来重大利好?而市场现实或许是,游戏其实已经结束了,从信心被打破的那一刻开始……
  医改的逻辑是一贯的
  构建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努力丰富筹资手段,降低筹资成本 
  其实,“医疗互助”并非首次出现在医改相关的文件中,早在2009年标志着“新医改”开始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中,就明确提及“鼓励工会等社会团体开展多种形式的医疗互助活动”。
  2020年,“新新医改”开启,在纲领性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中,更是首次将“医疗互助”视为多层次医疗保障制度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提及改革发展目标时候,该文件明确,“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
  彼时市场围绕“医疗互助”是否包括互联网平台发起的“网络互助”就已经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此后,多个与医改相关的文件也有提及“医疗互助”,但其是否包含互联网平台“网络互助”一直在业界存有争议。
  如今,《意见》的发布无疑是证实,在相关部门看来,多层次的医疗保障制度建设,是应该包括“互联网平台互助”的。
  医改相关部门的逻辑是一以贯之的,也不难理解,医疗保障制度建设是世界性难题,尤其是面对国内人口老龄化这一现实,必须是鼓励建立多层次的医疗保障制度,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提升民众医疗保障水平,进而增强人们的幸福感,维护社会稳定。
  包括《意见》本身,体现的也是构建多层次医疗保障制度这一目标,其是在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基础之上,针对难点问题的进一步梳理,即“重特大疾病医疗保险和救助”,以切实减少因病返贫现象的发生。
  所以从建立医疗保障制度的立场出发,自然是提供保障的方式越多越好,成本越低越好,这没毛病,站在消费者的立场上,也真心乐见其成。
  只是,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存在差距的。
  监管的逻辑也是一贯的
  保险就是保险,网络互助就是网络互助,二者从来都有着本质的、鲜明的区别
  医改的逻辑没毛病,监管的逻辑也没毛病。
  医疗保障制度建设之所以成为世界性难题,其根源就在于,人的生命是无价的,而医疗资源却是有价的,且越是严重的疾病,需要付出的代价往往越高。以至于随着医疗科学的进步,很多疾病从技术上不再有障碍,费用反而成为最大的障碍,罕见病天价药的新闻因此时常见诸报端。“不惜一切代价去救治病人”的理想与“某些疾病治疗费用太高难以承受”的现实之间,永远存在着矛盾。
  从人们的理想出发,通过建立一个多层次的医疗保障制度,尽可能的缩小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天经地义。但是从商业逻辑出发,矛盾是无法规避的。
  保险业起源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助,但其之所以成为一个成熟的行业,是因为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人们逐渐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管规则,虽然不能100%化解风险,但确实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消费者损失,维持市场主体间的均衡。
  而这种规则恰是保险业与P2P、网络互助等非持牌金融机构产品之间本质上的不同,后者没有监管成本,其成本看起来相对较低,但也正因为缺少监管,其风险如何管控也始终是个问题,暴雷、跑路……各种各样的风险事件已经足够吸取教训。不承担监管成本,却希望取得与严监管同样的效果,本身就是不切实际的;纳入监管,承担监管成本,其成本优势又会消失。
  由于保险与网络互助,在业务形态上有相似之处,实际却有着本质不同,所以从一开始监管的方向就是坚决划清二者界限,严禁混淆概念、打擦边球,从这个角度出发,监管的逻辑也始终是一致的。
  2015年,网络互助发展如火如荼之时,保监会在首次发布的网络互助消费者提示中,就明确网络互助与保险有着本质区别,二者性质迥异不可混淆。此后,保监会约谈互联平台负责人,两次以答记者问形式明确对网络互助与保险划清界限的要求,并多次下发网络互助整治追踪文件。各网络互助平台不得不在网站显眼处列出“互助计划不是保险”的声明。
  2018年10月,蚂蚁金服下场,最初其试图联手保险公司,以团体重疾险的方式推出的是“相互保”,但由于“相互保”不符合团体险相关规则,很快被监管叫停,“相互保”转而变身为“相互宝”,与保险划清界限,定位为一款基于互联网的网络互助计划。
  市场的逻辑
  信心垮塌的一刻,游戏已经结束
  医改的逻辑是一贯的,监管的逻辑也是一贯的,市场的信心却是闻风而动的。
  对于网络互助的定性,监管态度始终如一,得不到承认、难以转正,引流作用又明显减退的“网络互助”业务,开始倒逼一些有志于上市的互联网平台必须做出取舍。
  2021年3月24日,轻松互助宣布关停,在这之前,虽然已经有百度灯火互助、美团互助宣布关停,但二者体量较小,影响力也较小,对于行业的心理影响远不及轻松互助。其关停前的最后一次公示显示,轻松互助彼时的均摊人数高达1734.8万。
  轻松互助的关停浇灭了网络互助人心中最后的一线希望,此后,规模仅次于相互宝的水滴互助也宣布关停,更是将网络互助关停推向高潮,业界彻底丧失信心,关停潮一发不可收拾,悟空互助、小米互助、新浪互助等相继关停。
  仅存的悬念在相互宝身上,这个一度会员人数破亿的规模最大的网络互助平台,一直背负诸多关注和争议的特殊物种,一旦宣布关停,无疑意味着网络互助的彻底终结,其最终命运如何?其实也早就写好了剧本吧……
  信心的垮塌加速行业步入“死亡螺旋”,“破窗效应”正在上演。
  分摊金额快速提升,以相互宝为例,2018年12月首次分摊仅3分钱,到2021年10月,单次分摊已经突破7元,合计每月15元左右,按照15元/月计算,每年的分摊金额达到180元左右。
  替代性产品的全国铺开更加速这一进程,从2020年开始,惠民保大爆发,相较于分摊金额不断走高的相互宝,其价格优势明显,很多地区每年只需要几十元就能获得上百万的保额,即便是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其沪惠保也仅需115元/年,明显低于相互宝,北京普惠健康保定价相对较高,但也仅需195元/年。
  更重要的是,地方医保局开始越来越多的介入惠民保的开发,来自政府相关部门的强背书、金融监管部门盖章认定的真正的保险产品,这是相互宝等网络互助产品所远远不具备的。
  消费者开始用脚投票,数据显示,会员数量最高时,分摊人数曾一度破亿,但截至2021年11月,分摊人数已经降至7377.82万人,相较最高峰时,已经下滑近2700万。
  一位资深的网络互助从业者坦言,游戏其实已经结束了,从信心被打破的那一刻开始,行业已经步入死亡螺旋,就他自己而言,已经扛不住了,准备接受悲寥的尾声了。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