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网

1亿美元票据违约,奥园债务波及山东高速金融!

投资项目网 2021-12-16 13:14

1亿美元票据违约,奥园债务波及山东高速金融



中国奥园集团的债务危机,波及到国内著名的高息债捕手山东高速。

12月13日晚间,中国山东高速金融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其与中国奥园集团子公司广京企业有限公司的一笔美元票据触发违约。

“鉴于担保人集团面临的流动资金问题,无法保证担保人集团将能于其他境外融资安排到期时履行其项下的财务责任。因此,根据票据的条款,违约事件已发生。” 山高金融由此宣布将为收回投资采取相关必要措施。

据了解,上述票据是中国奥园集团于2020年12月,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广京企业专门为山高金融而发行。票据本金金额1亿美元,年利率6.0%,并由中国奥园集团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该票据原定到期日为2021年12月15日。只是中国奥园目前明显地遭遇流动性不足和信用危机,相信已触发相关的提前还款条约,就像奥园目前存续的其他大部分境外美元债一样。

奥园,这家过去四年扩张迅速的华南房企,自第四季度以来遭遇主导境外信用评级市场的标普、惠誉、穆迪三大评级机构的连续降级。其中特别在11月份还被密集地下调了5次,奥园陷入“股债双杀”境地。

在11月中下旬最终被标普将其评级下调至CCC,惠誉将评级下调至CCC-,穆迪将评级下调至Caa2后,中国奥园最终在12月2日宣布因评级下调导致公司及其成员企业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若干境外融资触发违约条款,总金额约6.512亿美元。

目前尚不清楚山高金融权属的这1亿美元票据,是否属于这一批次违约债务。

仅以中国奥园为发行主体观察,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半年度,该公司拥有表内的存续美元债券共17只,其中相信现时已完成偿还的有7只,后续到期的有10只,而即将于2022年1月到期的有2只合共6.88亿美元。

在此之前,奥园将精力集中于境内相关债务展期,包括由郭梓宁亲自带队参与三笔私募债的展期谈判,并于到期日12月3日来临前4天完成;

境外美元债则由主席郭梓文领头、香港IR团队负责,奥园还于11月22日聘请了财务顾问及法律顾问,但此举遭境外私募债权人反对,被认为是为“躺平”而做准备。

观察过去两年中国奥园的发债行动,其在2020年发行了多只1年期限的短期票据,包括2020年1月发行的2亿美元利率8%1年期票据。

历来酷爱参与房企融资的山高金融正是在这一时期接受了奥园的邀请,在2020年12月“上船”,因此成为债权人。而且票据由于是由中国奥园子公司发行,奥园本身仅作担保,因此也较其他美元债更具隐蔽性。

资料显示,山高金融由山东高速集团控制,并为后者的一级子公司和关键离岸金融投资平台。其拥有融资租赁、证券投资、放债业务及科技金融四大业务板块,涵盖金融投资、资产管理、融资租赁、证券交易、商业保理、企业融资服务等金融业务。

据了解,金融是山东高速集团2008年提出转型升级以来,重点布局的业务板块。当年山东高速集团从山东高速公路集团更名,去掉了公路二字。

到2014年,金融已成为山东高速第一大业务板块,占营业收入442亿元中38.55%,而高速公路业务则占28.67%。随后,山东高速提出“大交通+大金融”两翼齐飞口号,到2017年金融板块占其收入比例增至44.7%。

也是在这一年,山东高速成功控股了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中国新金融集团,并更名为中国山东高速金融集团。正是通过山高金融H股平台,山东高速充分利用资本运作的便利,过去以喜欢投资高息债券而著名,包括为部分高杠杆房企提供融资。

事实上,在发行上述被违约的美元票据前,山高金融就曾于2019年12月向广京企业订立融资协议,并向广京企业提供364日期限的1亿美元的融资。这笔融资到期后,山高金融就选择与奥园集团再续前缘。

除此之外,山高金融也与另一家困难房企佳兆业产生联系。同样在2019年12月,山高金融亦向佳兆业集团提供了1.25亿美元的贷款。

据山高金融此前12月5日发行的公告,这笔贷款已经到期。无力偿还的佳兆业最终选择以物抵债,以1.86亿港元向山高金融出售了香港中环中心38层相关物业,并申请将贷款延长至2022年10月2日,代价是年利率从7.5%提升为14%。

更早之前10月中旬,佳兆业已向山高金融抵押了佳兆业美好67%股权,以此换取了一笔1.2 亿美元的票据融资,年利率达到11.5%。

向部分高周转高杠杆的房地产开发商寻求放贷,寻求高额回报,面对集中兑付困难,山高金融即将从这场“火中取栗”的游戏中梦醒。

另一厢,山高金融母公司山东高速目前似乎也陷入同样的窘境。虽然去年年末已宣布从恒大地产的战投中抽身,并获得深圳人才安居集团斥资约250亿元接手。但据最新消息,山东高速现仍有超过80亿元恒大股权转让款项尚未能收回。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