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网

一年卖11亿 年轻人再吃一次IPO

投资项目网 2022-01-13 13:14

一年卖了11亿,年轻人又吃出一个IPO

年轻人会吃另一家上市公司。

日前,四川白家阿宽食品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宽食品”)递交招股书,拟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有望冲击“新方便食品第一股”。本次IPO拟募资6.65亿元,用于健康食品产业园(一期)建设和研发;d中心。

阿宽食品主要有两个品牌:阿宽和百佳季晨。据其招股书显示,2020年,阿宽食品营收超过11亿元,主要产品包括方便面、方便粉丝、方便米粉、自热食品等。

热腾腾的阿宽红油面具有“面宽、劲道”和“不炸”的特点,有别于传统方便面。数据显示,2020年,仅阿宽面团就卖出了4亿元。

方便食品是近两年发展最快的赛道之一,在方便、美味、高端、健康等领域催生了很多机会。在一碗碗面团和酸辣粉的背后也有很多耐人寻味的故事。

01粉面江湖的恩怨情仇

说起“粉”,就不得不提“红薯大王”邹广友。

1982年,22岁的邹广友从西南农业大学(现西南大学)食品科学学院毕业。他兴高采烈,写下了一句“千里之水流入朝天门,可惜”。大学生进入社会一点都不紧张,反而是龙一样的期待。

众所周知,1977年至1979年的三年级大学生是恢复高考制度后中国最紧缺的人才,邹广友被分配到四川省三台县的一个乡镇担任科技副镇长。“当官”后,当地红薯迅速增收近20%,但红薯价格太低,“科技增收”并不能给农民生活带来质的改变。

辛苦挣来的红薯被村民拿去喂猪,让这位20多岁的科技副市长心疼不已。邹广友发明了纯白红薯粉丝,加工红薯卖给城里的火锅店。“红薯大王”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1992年,邹广友以仅有的500元起家,只用3个人就成立了广友特产科技公司,推着三轮车批量销售精制白扇。两年后,他开始意识到产品和品牌的重要性,但他无法预测这段经历对他未来起起落落的铺垫。

1997年,受方便面的启发,邹广友发明了方便粉丝,将红薯粉丝引入方便食品行业。2000年10月,邹广友出资建设了国内第一条万吨级便捷风机生产线,为风机开启了产业化、规模化生产的时代。

2000年,当这条生产线帮助广友粉丝成为方便粉丝行业的领头羊时,31岁的重庆人陈朝晖接到了一个改变命运的电话:“听说四川有一种方便粉丝,比方便面还好吃,在这里很受欢迎。”

陈朝晖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曾是该校学生中的“首富”。毕业后,他做过公务员,在百事可乐四川公司做过销售员。后来他成立了雅士广告公司,在做广告的同时也代理食品,逐渐成为可口可乐、旭日、洽洽瓜子等企业的合作伙伴。

广告和食品代理都是资本密集型行业。陈朝晖一直想找到一个项目来维持现金流。对于刚刚起步,门槛不高,市场正在好转的粉丝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出生于市场营销的陈朝晖将自己的经验发挥到极致,迅速注册了“百佳”品牌。

这里的门道很深。多年来,猪肠粉一直在成都流行,龙泉驿郊区的“白家高集猪肠粉”更是家喻户晓。广友的便民粉丝已经初步打开了市场,有无数小商家跟风进入便民粉丝行业,站在巨头的肩膀上眺望远方。

不同于科技副市长的技术路线,b

在沙发的一边,不允许别人打呼噜。2001年3月,百佳高集猪肠粉对百佳粉丝提起诉讼,百佳解释称百佳高集的商标注册类别为“餐厅”,而雅士公司的“百佳”注册为“食用淀粉及其制品”。该陈述未被受理,法院传票中提到,商标异议期间,雅士公司不得推广“百佳”品牌。

随后,雅士公司公开表示:“因雅士的崛起威胁到自称方便粉丝老板的绵阳公司,打破了该公司的市场垄断格局,该公司联系高集肥肠粉店,敦促其诋毁雅士公司的形象和产品。”

被迫入市后,虽然邹广友明确表示:“便利粉丝市场起步才几年,市场空间广阔,广友不必和那些跳脱的公司斤斤计较”,但广友和百佳在舆论、营销、诉讼等方面还是打了几轮。

据当时媒体报道,在邹广友眼里,陈朝晖只是“一个靠投机发财的短期投机者,害人不利己”;在陈朝晖看来,邹广友还在踩着三轮车推销自己的产品,这种方式既慢又没什么新意。

到2003年,百佳粉丝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1.2亿元,而广友只剩下4000多万元。也就是说,经过三年的奋战,光友已经从占据成都80%市场份额的“粉丝老大”走到了只有百佳粉丝成立半年的水平。从

降维打击到以小搏大,白家粉丝绽放着营销天赋的光辉。

但同时在2003年,我国方便面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59亿元,占据着方便食品市场约九成的份额,即食方便粉丝在四川异军突起,但想要突破统一、康师傅们的封锁,就必须默契地停止内卷。

2004年,光友与白家粉丝不约而同地开始修炼内功。光友接连召开新闻发布会,以弥补营销的短板。时至今日,邹光友引领红薯粉丝“五次革命”并被称为“红薯大王”的故事被摆放在光友粉丝官方网站的显眼位置。

而白家粉丝连续进行了两次融资,4000万资金入账,并于次年在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北京密云建设方便粉丝生产基地,在营销之外打造技术的长板。

2007年,白家食品陷入了另一场漫长的争端,这次的对手是河南白象集团,争议的焦点是商标。此后6年间,双方先后在郑州、北京、济南、成都等地打了5起官司,被称为“中国食品行业商标第一案”。

直到2011年2月,该商标侵权案在最高法院裁定落幕,双方终于达成和解,各自退守原有的方便粉丝和方便面领域。

2021年,“四川白家食品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四川白家阿宽食品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其简称更改为“阿宽食品”,由“白家食品”引发的两场恩怨,成败且由他人评说。

02 一年卖出11亿,茅台基金入股

解决了友商问题,阿宽食品也步入了快速发展期。

单凭红油面皮,阿宽食品就取得了年销4亿的成绩。目前阿宽食品的SKU已超过200,成都甜水面、酸辣粉、成都粉节子也颇有爆款潜质。

从各品类的增速来看,2018年至2020年,阿宽食品方便面销量年均复合增长率达85.08%,增速相对较快;而2020年,自热食品的销量则较2019年增长228.6%。

毛利率方面,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阿宽食品方便面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8.61%、37.54%、31.6%和27.51%;方便粉丝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7.04%、37.1%、30.59%和27.6%;方便米线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43.47%、39.35%、29.64%和31.69%。

据招股书信息显示,2018年至2020年,阿宽食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22亿元、6.31亿元和11.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62.18%;2021年上半年营收为5.93亿元。按2020年的收入计算,阿宽食品的市场占有率为1.36%。

利润方面,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阿宽食品的净利润分别约为608万元、2365万元、7608万元和1981万元。

抓住风口并快速崛起的阿宽食品也引来了资本的关注,就连茅台也忍不住出手。自成立以来,阿宽食品已获得同创伟业、彬复资本、前海母基金、高瓴创投、壹叁资本、众源资本、麦星投资、兼固资本、茅台建信基金等多家机构的投资。

阿宽食品的销售模式主要有三种:电商、线下经销和定制销售(给大牌做贴牌和代工)。报告期内,白家食品主要为三只松鼠、百草味、李子柒、网易严选等客户提供贴牌代工服务。

从披露的信息来看,白家食品的销售模式以经销为主,占比超过50%,其次是直销模式,排在第三位的是电商自营的渠道销售。

董事长兼总裁陈朝晖曾表示,阿宽食品的优势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1、从“快销粉面”切入新型方便食品市场,兼顾口味与便捷性;

2、构建了完整产业链,能快速应对需求变化和市场竞争;

3、线下+线上营销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阿宽食品在招股书中将今麦郎视为主要竞争对手之一,且今麦郎也在冲击上市,二者在争夺A股“方便面第一股”。不过他们的体量相差较大,2020年今麦郎营收为240.43亿元,董事长范现国还曾在2017年提出千亿营收目标。

且阿宽食品和今麦郎在方便食品品类上也不同。阿宽的产品地域性明显,而今麦郎则横跨面品、饮品两大类,更全面。

03 迭代中的方便食品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方便面消费国。如今,“懒人们”也推动着方便食品奔向了5000亿市场。

方便食品在日常生活中的地位变化,记录着老百姓生活方式的变迁,其在国内市场的两次爆发期,都离不开独特的时代背景。

1970年,上海益民四厂做出“中国第一袋方便面”,但对于当时的中国人而言,这是摆在橱窗里的新玩意,一毛五的售价、一人食的份量,不属于日常生活的消费范畴。

改革开放之后,一批民营企业涌入方便食品行业,让方便食品成为了一日三餐中偶尔的尝鲜品。1990年,仅北京、广州两地的方便面生产线就多达百条。

1992年,康师傅进入大陆市场,在袋装产品的基础上推出碗装产品,泡面的味道与绿皮火车梦幻联动,写进了很多人四海漂泊的记忆里。

整个90年代,方便食品行业涌现出多家企业,形成了集体挑战康师傅的格局。但售价一元以上的方便面依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快消品,只是日子欣欣向荣时的佐证。

直到2003年,根据第四届世界方便面高峰会公布的数据,全世界消费方便面652.5亿份,其中有277亿份是被中国消费掉的,占比达到42.5%。那一年,中国的方便面消费量位居世界第一,年人均吃掉21份。

2003年-2013年,方便食品经历了长达十年的高速发展期,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光友与白家粉丝大战结束时,国内方便食品市场规模约300亿,十年之后,已经翻了一倍不止。

但在2013年之后,方便面行业进入瓶颈期。根据世界方便面协会公布的数据,在2013年到2018年的6年时间里,国内方便面市场长期维持在800-900亿元的市场规模。

“90后已经完全不知曾经的网吧三件套—— ‘红茶、火腿肠、方便面’。”康师傅山东分公司营销负责人李宗顺曾这样形容方便食品在市场上所呈现出的时代性颓势。

2013-2016年,国内方便面的销量从462.2亿包滑落至385.2亿包,而外卖平台的市场规模从无限接近于0增长到1662.4亿元。

直到2019年,国内方便面市场才首次突破900亿元大关。到了2020年,就已经跨过了1000亿门槛,同比9.53%的增幅更是创下了近年来的新高。与2003年一样,又是因为被迫居家放大了“方便”的属性。

而不一样的是,在方便食品行业发展的前两个阶段,方便面是方便食品的代名词,常年占据九成的市场份额,康师傅则一度是方便面的代名词。但在2020年之后的新一轮爆发期之中,细分已经是最大的趋势。

广西螺蛳粉、重庆酸辣粉、武汉热干面、湖南米粉各有拥趸,方便面开始失去绝对的统治力。

(来源:阿宽食品招股书)

除了产品内容的多元化与地域化,方便食品行业还体现出鲜明的健康化与高端化趋势。根据尼尔森统计数据,2012年至2019年,中国方便面市场零售均价呈现较为显著的逐年上升趋势。

(来源:阿宽食品招股书)

根据国信证券研究所发布的《食饮产业链系列报告之四:消费风口来临,“方便+”价值广阔》显示,2019年中国方便食品的市场规模达4500亿元,若按照年均复合增速6%计算,预计2025年方便食品的市场规模将达6300亿元。

对于整个方便食品市场而言,抓住“宅经济”催生出的机遇,将一时增长转化为稳定增长,更需要产品层面的“百花齐放”。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ymsj97.com/hulianwangjinrongtouzi/5427.html